夜雨寄北。苍茫的世界尽头,还有一场雨,陪你走过孤独空寂,直到终局。
 

我一直很喜欢的形容:我的窗前有一棵悬铃木。

尽管无论是哪一个家,我的窗外都是空荡荡的楼,在夜色里格外苍凉。

今天又是个阴沉的日子。

零零散散稀稀拉拉的雨水糊里糊涂笼罩了城市的街灯和眼泪。

岁月长衣裳薄,

光阴慢慢走,却没人逗留。

我总在说这样的话,而另一个人总会为了这样的话而难过。

似远似近,似真似幻,似乎我是路灯下随脚步变化长短的影子,抓不住,留不得。

这只是夜阑人寂的时刻,一个人,和两颗灵魂,站在霓虹灯下,相对无言,神色诉说。

多简单的故事。

多简单的难过。

只是因为,在所有的梦境缓慢延展枝蔓的时刻,我什么都看不到,只看见惨白台灯的光线,从剩在那里的半碗樱桃上折射。

殷红总似不够深刻。

各种各样的声音,没有哪一首像这一首一样,像一支烟消散得旖旎又感伤。

这样说格外矫情,矫情得我觉得牙酸。

当然,也有可能是因为一口气吃了小一斤樱桃连撑带酸,折腾倒了牙。

唔,就说我是个容易跑题的人。

拉回来。

梧桐叶在十六楼之下簌簌发抖。而我是个闻见烟味都想抽死抽烟人的矫情者。

可是。

点一颗烟吧。当夜阑人散。

让梦陪你跳舞。



评论
热度(3)
© 凉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