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寄北。苍茫的世界尽头,还有一场雨,陪你走过孤独空寂,直到终局。
 

十年踪迹十年心

part1  初见?见你大爷的见!

民国二十三年。夏。

四九城里知了闹。

孟老太爷又一次挥板子行家法。

被打的小子一脸不服,等孟老太爷啪啪啪打折了一条板子,跳起来拍拍屁股,一瘸一拐蹦起来,乜斜了老爷子一眼。

被揍得呲牙咧嘴的半大小子露出个呲牙咧嘴的笑。

“这您要是不打了,我可走啦。”

老爷子怒喝:“不肖子!”

转脸看看自己手上半截板子,到了儿也没让再跪下。

再转脸,院里早没人了。

孟小少爷出了自家四合院儿,奔着巷子口蹦过去了。昨儿个晚上刚有股子强盗蹿进城里,巷口那家死了个保定逃来的汉子,一早儿那家女人就嚎得撕心裂肺的,嚷嚷着落叶归根,请了一个赶尸人来做法事儿。

从小接受中西合璧式教育的孟小太爷心里“嘁”了一声儿。那可不就是神棍么。

然后他就瘸着蹿过去看热闹了。

胡同口儿一早上人就没散过,这会儿他踮着脚尖也只能看见人群里有一个脏兮兮的顶瓜皮,在人群里绕着圈儿晃荡。那人抄着一口听起来颇正宗的北平话,跟他熟稔的四邻八乡套着近乎。

“让让啊,劳您让让。”

孟小少爷趁着这个空子蹿了进去杵在最前排,一看,死了的那位套了一身黑躺着,一个女人趴他身上正哭着,另一个一脸严肃正跟人们套近乎的居然是个青年人,看着就一脸的“我是神棍”。

果不其然就有热心的大妈问,你这后生年纪不大啊你咋就能来赶尸了?

那神棍就一脸谦卑地回答:“大妈,我们祖上啊,三辈都是赶尸人!这不是战乱吗?就从老家出来啦。我爹娘一路上没挨过来,就剩我啦。”

还一脸追思。

大妈立即就唏嘘了:“这年纪轻轻的,也是不容易……”

那货就陪着笑,笑完了脸一垮,可怜兮兮:“那不是得吃饭吗,咱也都实诚,这法币我可不收……”

孟小太爷嗤之以鼻:“您这儿骗鬼玩儿呢!”

然后他就瞪着眼睛,看那货跑前跑后地跳大神,咬牙切齿听他念些个“魂兮归来,去河之恒干……”之类的鬼话。

——少爷三岁就会背了!好吗!

孟小少爷怒视他。

那货跳着跳着突然跳到了他面前,孟小少爷猝不及防,被结结实实踩了一脚。

孟小少爷气结,张嘴就要骂——六条胡同第一损还是白叫的?

那货一抬头,二十四岁的脸皱出了四十二岁的纹,贱不拉几冲他笑了一下,那表情又像抱歉,又像幸灾乐祸。

孟小少爷也不知怎么的,一串儿损话噎在喉咙里,就没喷出来。

再回神的时候那货已经扶着棺材走了,连围观的都散得差不多了,还听见人群里有七大姑八大姨在嚼舌头。

“真是挺厉害的啊。”

“不愧是家传啊。”

……

孟小少爷一口气差点儿噎着。

提溜着一包糖卷果往回溜达,夕阳明晃晃的,不知怎么的他就琢磨上了那个一看就二皮脸的神棍。

那眼睛真够亮的。

孟小少爷一边儿一拐一拐蹦跶得欢实,一边儿小眼睛贼溜溜地琢磨着。


评论(3)
热度(25)
  1. 凉夜凉夜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Lady Xin 的秘密花园
© 凉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